互聯網家裝進化到新零售時代給我們什么啟示?

導讀:
當互聯網紅利的落幕,我們看到的是一場以逃離互聯網家裝為代表的全新進化,我們將這個階段稱之為家裝再進化的“新零售時間”。告別對平臺模式的依賴,一場以專業化為代表的全新互聯網家裝再進化將會把家裝行業的發展帶入到一個更加專業、更具顛覆性的新時代。

經歷了互聯網時代的洗禮之后,家裝行業的痛點和難題并未真正減少,甚至還有進一步增加的跡象。

于是,我們看到互聯網家裝玩家開始尋找再度進化的可能性。

新零售1

新零售依然成為下一個發展風口的大背景下,賦能互聯網家裝同樣顯得有些水到渠成。

然而,互聯網模式影響的根深蒂固讓人們對于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看法和認識僅僅只是停留在將“新零售”和“互聯網家裝”兩種元素進行簡單相加,缺少了兩者之間的深度融合,這種所謂的新進化無疑又陷入到了互聯網式的怪圈里。

如果互聯網家裝的再進化延續的依然是互聯網式的模式,或許這樣的進化并不意義。

因為經過互聯網洗禮的人們已經不再僅僅只是需要概念或者模式上的創新,更加在乎的是互聯網家裝的新進化是否能夠真正解決自身的痛點和難題。

因此,當互聯網家裝的進化進入到新零售時代,我們更加需要的是家裝行業本身的深度改變,而非僅僅只是概念上的所謂的“創新”。

新零售2

互聯網家裝已然過時,

家裝再進化進入新零售時間

從本質上來看,傳統家裝時代進化到互聯網家裝時代僅僅只是渠道上的改變,家裝行業本身其實并沒有任何改觀。

因此,當互聯網家裝無法再給家裝行業帶來新的用戶來源的時候,所謂的互聯網家裝或許已經過時。

我們看到的當下正在經歷的這場互聯網家裝的逃亡之旅正是這種狀態的直接體現,互聯網家裝的平臺模式被拋棄、資本對于互聯網家裝投資熱度逐漸減退、簡單的撮合模式的遭遇困局都在讓這種趨勢愈演愈烈。

當互聯網家裝無法給在家裝行業帶來實質性的改變,當越來越多的玩家開始逃離,一場有關互聯網家裝的新進化開始上演。

所謂的家裝行業的再進化正在進入到一個以“新零售”為主旋律的新時點。

流量不再是重點,家裝再進化更加關注對一線家裝公司的深度賦能以及由這些賦能帶來的改變。互聯網家裝時代其實是一個不斷將線下的流量通過線上的互聯網家裝平臺輸送給一線家裝公司的過程,流量的獲取和再度分發幾乎是互聯網家裝的根本意義所在。

這種僅僅只是進行信息的販賣,而不去改變家裝具體操作的做法顯然無法給家裝行業帶來本質的改變。

于是,當家裝行業的再進化進入到新零售時代后,我們需要的是通過深度賦能的方式去改變一線家裝公司生產出來的家裝產品和服務,而不僅僅只是改變一線家裝公司獲取用戶的方式和手段。

因此,當互聯網家裝再進化來到新零售時代后,我們看到的將會是一場以新技術、新模式、新手段的落地和應用為代表的全新時代的來臨。

在這個階段,C端的用戶流量將不再是重點,人們更加關注的是對于一線家裝行業的深度賦能以及由這些賦能帶來的家裝行業產品和服務的改觀以及家裝行業運行效率的再度提升。

當家裝再進化不再僅僅只是流量的販賣,而是回歸到產品和服務本身的時候,所謂的家裝再進化或許才有意義。

平臺不再是制勝法寶,家裝再進化的未來在于下沉的勢能。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我們看到的決定一個互聯網家裝平臺是不是成功的關鍵在于其是不是真正將家裝行業的流程和環節盡可能多地集中在了自身的平臺上面。

工長也好、設計師也罷,只要能夠將家裝行業的流量盡可能多地集中到自身的平臺上,就可以獲得市場份額,贏得資本的偏愛。

這就是為什么在互聯網時代,我們看到如此多的互聯網家裝平臺出現的根本原因所在。

從本質上來看,互聯網家裝平臺依靠的是線下的流量轉移到平臺上帶來的勢能,推動的是家裝產品供求兩端對接效率的提升。

當線下的流量無法再轉移到平臺上的時候,我們便看到這種勢能的逐漸減少,互聯網家裝的魔力開始消散。

當互聯網家裝的進化進入到新零售時代,決定家裝行業未來的不再是自下而上的勢能的釋放,而是開始更多地關注自上而下的勢能的釋放。

即,通過對一線的家裝公司、設計公司和建材公司等家裝行業的產業鏈進行深度賦能來是實現家裝行業效能的再度提升。

如果我們將互聯網家裝時代看成是一種上升的勢能的話,那么,在新零售時代,決定互聯網家裝再進化成敗的是下沉的勢能。

互聯網不再是驅動力,家裝行業再進化的驅動力來自新力量。在互聯網家裝時代,無論是用去中間化的方式來縮短業主和家裝公司之間的對接方式,還是用互聯網方式來提升家裝行業的效率,從本質上來看都是借助互聯網技術來實現的。

設計的在線化體驗、施工的在線化監控、建材采購的線上化、施工監督的在線化都是以互聯網技術為主要驅動力的。

仔細思考,我們便會發現,這種以互聯網技術的應用為主要方式的家裝行業效能的優化和提升僅僅只是局限在對既定的家裝流程和環節進行渠道上的改變,而不是改變家裝行業流程和環節本身。

在用戶需要這種渠道的時候,互聯網技術尚且存在一定的驅動力,一旦用戶不再需要這些渠道和方式上的改變的時候,互聯網的驅動力便會失效。

當互聯網家裝的新進化進入到新階段,我們看到的是新的驅動力的出現。

互聯網技術已經淪為每一個家裝公司的標配,新的驅動力來自于家裝公司將大數據、云計算、智能科技甚至區塊鏈技術應用到實際家裝過程當中帶來的深度改變上。

當家裝內部的流程和環節因為新的驅動力而發生改變的時候,所謂的互聯網家裝的再進化或許才能真正有所突破。

當互聯網技術日漸成為家裝行業的每一個流程和環節的標配,我們看到的是互聯網家裝紅利的結束。

在新零售日漸成為一種發展風口的時候,越來越多的玩家開始將目光聚焦在了新零售身上,他們通過新零售對家裝行業進行深度賦能來改變那些互聯網技術無法無法改變的痛點和難題,從而開始將家裝行業的再進化帶入到了一個全新的階段。

新零售3

新零售打開新世代,

互聯網家裝再度進化的可能性?

當互聯網紅利落幕的大背景下,新零售無疑給互聯網家裝再度進化提供了新的可能性。

可以確定的是,僅僅只是將“新零售”和“互聯網家裝”簡單相加的模式正在失去市場,找到互聯網家裝再度進化的可能性,或許才能讓新零售時代的互聯網家裝再進化避免淪為概念。

專業化的家裝賦能平臺將會出現。如果賦能是新零售時代的主旋律的話,那么,可以預見的是在每一個行業當中都將會出現一些專業化的賦能平臺。

家裝行業也不例外。

延伸閱讀:互聯網家裝式微背后,新增長極正在打開

漫長的家裝產業鏈需要不同的賦能方式才能完成深度的改造,這些賦能單單依靠平臺性的家裝公司是無法實現的,只有真正將這些工作交給專業化的賦能平臺,才能實現家裝行業根本性的改變。

然而,現實情況卻是一線的家裝公司既沒有時間也沒有勢力做賦能技術、模式等方面的開發,而對于那些大型的平臺型公司來說,他們既有這方面的實力,同樣可以開發賦能的新方式來打破自身的發展瓶頸,從而將自身的發展帶入到新階段。

從這個角度來看,以新零售的賦能為主要方向,家裝行業當中同樣會出現一些以深度賦能一線家裝公司為代表的平臺型的公司。

這些公司通過研發家裝相關的技術、改變家裝相關的流程、實踐家裝相關的模式來找到家裝行業進化的可能性。

或許只有真正用“新”的元素來改變家裝行業內在的流程和環節,并將自身進化成為這一領域的服務商,才是未來互聯網家裝再度進化的一個方向。

專業化的家裝產業化公司將會出現。家裝產業化一直都是一個熱門話題。當產業互聯網時代來臨,家裝產業化更是被提上了議事日程。

然而,現實情況卻是,家裝行業漫長的產業鏈、復雜的工序讓一線的家裝公司缺少產業化的能力。

新零售時代來臨,特別是產業互聯網時代來臨,我們將會看到越來越多家裝產業化公司的存在。

設計產業化、建材產業化、施工產業化等產業化的公司將會將家裝行業拼接成為一個個涇渭分明的模塊,這些模塊在承繼互聯網家裝平臺的基礎上,借助大數據、云計算等方式實現了彼此之間的聯通,從而讓橫亙于不同流程和環節之間的鴻溝不復存在。

以專業化的家裝產業化公司的出現為代表,以大數據、云計算等新技術為催化劑,我們將會看到家裝行業在新零售時代的新進化,行業效率的再度提升以及用戶痛點的再度消減。

當互聯網家裝公司因為產業化公司的出現而效率再度提升的時候,或許,我們又找到了家裝行業再度進化的新的可能性。

高度標準化的家裝生產方式將會出現。對于個性化化很強的家裝行業來講,高度標準化其實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在傳統時代和互聯網時代,通過將家裝行業的生產方式進行標準化來提升家裝行業的效率技術是一種奢望。當新零售時代來臨之際,高度標準化的家裝生產方式有望出現。

導致這種情況出現的原因在于以智能科技為代表的新技術的應用以及以大數據為代表的新的表達方式的出現。

傳統時代和互聯網時代,家裝行業的每一個流程和環節都有一種表達方式,這些表達方式之間的溝通成本其實是很高的。

這就造成了家裝行業因為產業鏈的漫長,而出現的效率低下的問題,這些問題相互疊加最終導致了用戶痛點的出現。

進入到新零售時代,以智能科技代替人工為突破口,家裝行業高度標準化的生產方式將會取代傳統非標準的生產方式。

由此,家裝行業的效率有望得到再度提升。隨著高度標準化的家裝生產方式不斷出現,新零售時代再度進化的可能性將會開始出現。

當互聯網紅利的落幕,我們看到的是一場以逃離互聯網家裝為代表的全新進化,我們將這個階段稱之為家裝再進化的“新零售時間”。

告別對平臺模式的依賴,一場以專業化為代表的全新互聯網家裝再進化將會把家裝行業的發展帶入到一個更加專業、更具顛覆性的新時代。

誰將是這個時代的王者?讓我們拭目以待!

(作者:孟永輝  原標題:互聯網家裝的“新零售”再進化)

猫狗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