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德家具:被耽誤的十年

導讀:
站在佛山家博城頂樓向下看,除了一層進口處一排店面偶爾有顧客出入之外,一到四層亮著燈的店鋪看不到任何成交的跡象,而五到八樓黑洞洞的窗口明白地告訴我們,這些店面沒有品牌入駐。

站在佛山家博城頂樓向下看,除了一層進口處一排店面偶爾有顧客出入之外,一到四層亮著燈的店鋪看不到任何成交的跡象,而五到八樓黑洞洞的窗口明白地告訴我們,這些店面沒有品牌入駐。看著空空蕩蕩的賣場,除了搖頭嘆息之外,似乎找不到第二種反應來表達心中的惋惜與凄涼。

本站駐順德同事感嘆,這樣的體量,這種規格的裝修,說明佛山家博城是想大干一場的,只可惜身不逢時。而這也是順德家具這十年來的一個縮影。

現狀:

根基猶在,好景不在

數十個原輔材料市場,近千家原輔材料供應商,超過300萬平米的家具終端賣場,數不勝數的物流公司和倉庫,為遍布全域的數千家家具企業提供著從采購到銷售的一條龍服務。“在順德做家具,從不會擔心少部件,只要說聲缺貨,一小時內就會有貨補過來。”如此成熟的產業鏈,彰顯著順德不可忽視的輝煌歷史——中國現代家具產業起源地,中國最早的家具產業聚集地。

這里有中國第一個被評為4A級景點的家居賣場羅浮宮,有中國體量最大的家居賣場佛山家博城,規模最大的原輔材料交易中心亞洲國際,十里家具長街上聚集著大大小小不計其數的賣場,龍江鎮散布著數以千計的家具企業,銷售渠道遍布全國,甚至遠銷海外。順德家具展也是珠三角地區最不可錯過的展會。

但是,這只是曾經。

如今,順德龍家具展逐漸被邊緣化,佛山家博城自開業以來就一直存在著巨大的空場,曾經人頭攢動的羅浮宮已經鮮見海外客商身影,曾經被家具廣告占領的高炮廣告牌被換上了廠房招租廣告。全區6000多家家具制造企業,產值上億的不多,上十億的企業更是屈指可數,目前業績最好的,是一家名為林氏木業的電商品牌,不少曾經的大牌企業現在依靠給這個新晉品牌代工為生。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

美升娜家具董事長李祖成告訴記者,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公司開始逐步精簡人員,以確保公司的人均產值維持在公司可以承受的水準。到今年5月,公司的員工已經從400多人減少到300多人。

減少的不僅僅是員工,還有訂貨量。圖特五金總經理陳解元說,公司一個合作穩定的客戶,提貨量從百萬級銳減到十萬級,減少了一半以上。另一些客戶選擇了更經濟的搭配方式——一扇柜門兩個鉸鏈,一個帶阻尼一個不帶阻尼,而在以前,不少企業是不會考慮一個幾毛錢的成本差異。

與采購量降低同行的是付款周期的拉長。在行情最好的時候,品源皮革的采購合同上規定的回款日期為提貨后60天,在2010年之前這個周期被提前到20天,而從去年下半年開始,這個周期被延長到90天。

甚至,連中國家具賣場的標桿——羅浮宮,也開始出現空場。熟知內情的人士告訴記者,羅浮宮的租金歷來都是一年一交,現在變為4個月交一次,交4個月送兩個月。此消息雖未經羅浮宮證實,但部分樓層出現空場卻是不爭的事實。華東某高端古典家具品牌市場總監告訴記者,小部分規模上億的大客戶雖然還在堅持,但已經出現欠租的狀況,“強撐著說明對這個市場還抱有希望,相信自己能撐過困難時期,直接甩手不干的就表明對這個市場失望了,降租金有什么用,挽不回信心了。”

更有企業直言,順德家具的冬天才剛剛開始,這個嚴冬將持續至少兩年之久。

這種悲觀的論調彌漫在整個順德家具產業上空,走訪企業聽到最多的話就是“收縮”,這個詞說婉轉一些是保存實力練內功,說得不好聽就是逃避。每個企業都希望寒冬快快過去,但同時又做不出更多。

相關閱讀:外國家具同行眼中的順德家具

原因:

躺在功勞簿上耽誤光陰

其實,在2012年爭奪廣東省唯一一個國際家具采購中心的過程中,敗給了東莞厚街的時候,順德家具的頹勢就已經非常明顯了。到了2014年,內銷訂單驟降、虧損面擴大、產出與銷量增長停滯等問題嚴重困擾著順德家具產業的發展,有企業預言,今年全域將會有1000家企業消失,占現有企業數量的20%,“市場太難了”。

市場不景氣的影響是全行業的,為什么順德卻成為損失最慘重的一個?

更多企業把原因歸咎于新興渠道的擠壓。

羅浮宮正對面,一款巨大的戶外廣告牌上寫著“買家具,到林氏木業就夠了”,而冷清的佛山家博城頂樓,天貓家裝e站體驗店也占據了不小的面積。售價低廉,選擇面更廣的電商渠道,成為順德家具行業近年來發展最快的板塊,極大地擠壓著一部分定位大眾化,客單價不高的企業的生存空間。而恰好,順德偏偏就是低成本運作的小企業最密集的地區。

當然,還有賣場瘋狂無序的擴張。

記者在樂從看到,十里家具長街上分布著眾多終端賣場,周邊的空地上不少新建賣場正拔地而起,這些在建或已經建成的賣場,是前些年熱錢瘋狂投資產業地產的“成果”。但包括和樂國際辦公家具城在內的眾多新建賣場都與“滿租”無緣,甚至建成后幾年內都未能完成招商。賣場的無序擴張攪亂了家具行業原本脆弱的生態鏈,經銷商資源被嚴重透支,廠家也不會在同一區域開設多家直營店,最終的結果不可避免地指向了賣場空場。

無序擴張的不僅僅是賣場,還有家具企業。

“前些年市場好做,順德開張的家具廠不只有多少,新廠開得多,老廠也在擴張產品線,都想從橫向上占據市場,加上工業化讓生產效率大大提高,大量的產品涌入市場,需求被沖淡,生意當然不好做了。”李祖成說。

大環境蕭條也好,新渠道沖擊也罷,如果行業有信心扭轉頹勢,以上困難都是可以解決的。可惜的是,十年的好光景消磨了一代家具人的斗志。

“之前的市場太好做了,躺著都能賺錢,所以消磨了斗志,僵化了思想,等市場做不下去了,抬頭一看,東莞深圳成都江浙都跑到前頭去了。”一位在順德家具圈浸淫數十年的企業老板如是說。

多位媒體同行向記者吐槽,前些年跑企業,在公司很難見到老板,“他們不是在打高爾夫,就是在去打高爾夫的路上。”這話雖然有些夸張,但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一個普遍現象——先富起來的企業家們開始“倦勤”。

與“倦勤”相對的,是另一部分企業將目光轉向家具之外,涉足商業地產投資甚至資本市場。在主業尚能維持高增長的時候進行多元化發展無可厚非,但在主業增長出現危機之時,希望借助其他領域的回報來彌補主業的缺失,怎么看都有點拆東墻補西墻的意味,更何況其商業地產等領域本就是被重點打壓的對象。市調期間,常常會聽到這樣的惋惜:“家具做得好好的,非要去玩地產,國家一打壓,資金鏈也繃斷了,好好的家具廠硬是被填了地產的窟窿。”

更多的企業既沒有甩手不管,也沒有在家具以外的其他行業瘋狂擴張,他們選擇了堅守。但這個堅守卻停留在傳統——經銷商扶持,開店補貼,全產品線擴張……過于保守的理念讓順德家具產業發展陷入慢速增長。從佛山市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1年到2013年,佛山市規模以上家具企業的總產值一直在300-400億元的區間徘徊。“按這樣的趨勢,今年會有1000家企業倒閉”,李祖成告訴記者,而這個數量將占到佛山全域家具企業數量的20%。

探索:

創新和專業化精神會獲得回報

在奧妮帝斯總經理張仲水看來,在當前的市場環境中,依靠傳統渠道占領市場的方式以及行不通了,將新渠道與傳統渠道的優勢有機結合,整合各方資源,才是企業全新的利潤增長點。

如今,奧妮帝斯擁有了自己的電商公司,100多人的團隊負責電商項目的運營管理,目前已經與天貓、京東等平臺達成了戰略合作。張仲水告訴記者,奧妮帝斯的電商項目與公司的傳統業務實現剝離,從產品設計、生產到后期的銷售配送,都獨立運營。現在,這個電商品牌正在規劃一個“兒童管家”系列,將兒童房中所有與家居相關的產品都放在網上銷售,“打造兒童房解決全案,提高客單價。”目前,公司電商品牌的客單價已經從原有的2000元提升到4000元,“我希望兒童管家推出后能把客單價抬升到6000元”。未來,電商將作為奧妮帝斯品牌發展的重要推動力,成為品牌全新的增長點。

創新的不僅僅是制造企業,上游的供應商也在用創新尋求突破。

圖特五金營銷總監魏鎮涌表示,作為上游供應商,要想突破由于下游產業不景氣帶來的困擾,必須“走在家具企業前面,先他們一步想到應對之策,為家具企業找賣點,并讓他們感到使用產品后,帶來實實在在的銷量提升。”

為此,圖特每年拿出銷售額的3%作為研發資金,投入新產品的設計研發。目前,公司開發的移門緩沖器頗受市場歡迎,僅此一項的利潤率就能達到20%,“這是五金企業研究市場,并積極創新帶來的成果。無論在什么樣的困難中,創新總能被市場認可。”

與圖特五金同處家具制造上游的品源皮革,在面對下游不景氣的時候,采取了精細化專業化管理的方式,獲取更高的市場利潤。據公司總經理李繼洪介紹,目前佛山地區擁有400多家皮革貿易商,而十年前還不到100家。越來越多的同行涌入,造成了僧多粥少的尷尬局面。此時想要做大規模幾乎是癡人說夢,唯有差異化專業化,才能在市場立足。

他告訴記者,在5年之內,他將把現有的4000多家客戶削減到100家,通過“幫客戶找點”的方式,為這100家客戶提供更專業的皮革面料解決方案,讓面料成為家具產品差異化競爭的殺手锏。

同樣選擇專業化發展的還有美升娜。李祖成表示,他現在的精力都用在了三個系列產品的優化升級上。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不會考慮新開系列,“服務好現有客戶,讓客戶介紹客戶,把現有定位的市場打透,是我一貫的宗旨。或許短時間內會給人感覺企業發展緩慢,但是專業精神一定會得到回報。”

(原標題:【獨家調查】順德家具:被耽誤的十年 作者:蒯樂)

猫狗影院